<acronym id="iysou"><small id="iysou"></small></acronym>
<acronym id="iysou"><center id="iyso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iysou"><small id="iysou"></small></acronym>
<acronym id="iysou"><small id="iysou"></small></acronym>
<acronym id="iysou"></acronym>
<object id="iysou"><center id="iysou"></center></object>

山西煤化工產業突圍要過幾道坎? ?

  煤炭大省山西于去年高調宣布,在全省重點推進100個煤化工項目,并力爭當年先行完成半數項目建設。而今一年多過去,項目落地情況遠不及預期,已上馬項目的推進速度、力度也不盡如人意。專家指出,面對資源、規劃、資金、環保等多重掣肘難題,山西煤化工產業發展道阻且長。

  清潔轉化利用煤炭超過2000萬噸、規模以上企業實現銷售收入870億元、全行業完成固定資產投資160億元——山西省工信廳日前發布2019年行動計劃,提出構建“大型化、多聯產、一體化的現代煤化工產業格局”,并逐一制定現代煤化工產業集群發展、傳統煤化工產業提升改造、開展煤化工行業重大技術等重點任務。加快煤化工產業轉型,其決心可見一斑。

  實際上,這已不是山西首次立下“大目標”。就在一年前,原山西省經信委一口氣提出“重點推進100個項目建設”的計劃,并稱當年就要力爭建成投產其中50個,完成2018年銷售收入700億元。彼時,項目數量之多、發展規模之大,著實在業內引發不小震蕩。

  理想豐滿,現實卻很骨感。記者近日多方摸底獲悉,來自資源、資金、環保等方面的制約,讓山西煤化工轉型之路并不順暢。有專家直言,因規劃“不切合實際”,部分項目甚至不具備可操作性。如何找準轉型方向,成為擺在山西面前的首要難題。

  布局100個重點項目

  山西立志構建現代煤化工產業格局

  改變傳統賣煤模式,發力現代煤化工產業——山西省工信廳相關負責人表示,這是推進煤炭資源清潔高效利用的方向,也是山西打造“全國能源革命排頭兵”的重要支撐?!霸缭?018年,我們就立足資源優勢、產業基礎,按照‘企業、項目、產品、技術、園區(基地)’五位一體思路,制定《山西省現代煤化工產業發展2018年行動計劃》,構建山西特色煤化工產業體系,力爭實現由‘原料制造’向‘材料制造’轉變?!?/p>

  基于此,山西去年一舉布局100個重點項目,并提出一年建成投產50個的目標,力爭完成投資160億元以上,同比增長10%。記者進一步梳理發現,這些項目既包括化肥、甲醇、氯堿等傳統產品,也囊括現代煤化工產業的6大主要方向,另有潤滑油、石蠟、醇基燃料等精細化工和化工新材料?!皳Q言之,幾乎涵蓋了你能想到的所有細分領域。一次性推出整整100個項目,山西‘胃口’不小?!笔煜ぎ數厍闆r的業內人士祁某形容。

  如今一年多過去,項目表現如何?在接受采訪時,上述省工信廳人士給出“建設進展順利,節能降耗成效明顯,產業核心競爭能力明顯增強”的回答。

  “目前,煤制油、煤制乙二醇、煤制烯烴、煤制氣等一批煤基化學品和清潔能源燃料示范項目陸續建設或投產,重點示范項目穩定運行。同時,一批大型現代煤化工項目進入建設實施階段?!痹撊耸苛信e了潞安集團180萬噸/年高硫煤清潔利用油化電熱一體化示范項目、晉煤華昱年產100萬噸甲醇項目、陽煤集團平定化工20萬噸/年煤制乙二醇項目等案例。至于是否如期完成50項目標、吸引投資金額究竟多少,回復卻未做透露。

  該人士同時介紹,以此為基礎,山西近期還發布了《化工行業2019年行動計劃》,立志“構建大型化、多聯產、一體化的現代煤化工產業格局”,努力實現產品由資源型向材料型、產業鏈由上游向下游、價值鏈由低端向高端的“三個轉變”。

  不過記者注意到,在今年的重點項目表中,山西僅分別列出5個計劃建成投產、6個計劃開工建設、5個前期工作的項目名稱。曾經的100個項目,部分“身影”已然不在。

  現實發展不及預期

  規劃、資金、資源、環保等多處受限

  目標紅紅火火,現實卻幾多坎坷。記者從多位權威人士處獲悉,高呼聲之下,山西煤化工產業的發展情況,其實并非像官方所言般順暢。

  “坦白說,目前至少一半項目存在難落實、不落實等情況,推進速度慢,力度也不夠。有些甚至只停留在‘統計’層面,立項、選項本身就有問題,規劃不具備可行性、經濟性,后期自然難以執行、難有效應?!逼钅持毖?。

  而此情況,也引起中訊化工信息研究院分析師崔軍的關注。以煤制乙二醇為例,崔軍在《中國煤化工戰略規劃報告-山西篇》中指出,山西建成投產、納入規劃的項目已超15個。在全國范圍內,乙二醇總產能去年達到1054萬噸;若按目前發展進度,2022年將進一步增至3058萬噸左右。而我國乙二醇表觀需求量去年為1668萬噸,預計2020年上升到約2024萬噸?!坝纱嗽u估,煤制乙二醇存在過剩風險。況且山西當地并沒有乙二醇消費需求,產品需遠距離運至華東等地。在煤制路線尚不能100%替代石油路線的情況下,項目面臨著行業和自身的雙重瓶頸??紤]到未來低價競爭、開工率較低等制約,現有布局真的合理嗎?”

  “不合理”背后,實則暗含更多掣肘。祁某坦言,煤化工屬資金密集型產業,但目前,山西企業資金壓力普遍較大?!坝行┢髽I面臨‘降負債’任務,不敢、不能借錢貸款;有些因招商引資吸引力不足,尤其民營企業融資難度很大。而相比同樣發展煤化工的陜、蒙等地,山西的煤價、電價、低價均無優勢,特別是原料煤出廠價偏高,成本競爭力相應偏弱?!?/p>

  以無煙煤、焦煤為主的資源稟賦,在一定程度上也帶來限制。崔軍表示,山西煤炭資源的灰熔點高、成漿性差、可磨性差,其中85%左右又是粉煤,現有技術對煤種的適應性較差?!皩Υ?,山西正在積極開發適合當地的煤氣化技術,部分企業也早有意識。真正匹配而又經濟的技術,顯得至關重要?!?/p>

  資源狀況還影響著煤化工產業的實際布局。山西目前以焦化等傳統項目見長的現狀,導致產品多停留在初級化層面,附加值不高、盈利受限?!岸?,這些傳統項目投產較早,大部分的平均單套裝置規模也低于行業平均水平。有些裝置即便做了改進,依然能耗偏高、環保性差,反過來限制發展?!贝捃姺Q。

  此外,環境容量也是一大制約。多位人士不約而同指出,山西省內多為丘陵和山地,屬于嚴重缺水地區。而包括水資源在內的環境容量,恰恰決定了煤化工產業發展的上限。

  “中央環保督察組近日就指出,山西焦化產業存在水污染、無組織排放等嚴重問題,且近幾年焦化產能利用率不足60%,產業結構陷入‘越調越多’的怪圈。作為細分產業之一,焦化算是山西的優勢之一?,F狀尚且如此,未來何去何從?”一位不愿具名的環保人士如是說。

  發展不應“就煤論煤”

  亟待形成綜合性、規?;募盒?/p>

  “山西煤化工產業發展不應再是‘攤大餅’,一味追求規模。哪些傳統項目可維持、保留多少,哪些新興項目適合發展,又有哪些產業可向下游延伸、提高附加值,這是當下亟需弄清的現實問題。成熟一個項目、再推動一個項目,發展不宜操之過急?!苯Y合現狀,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煤化工專委會副秘書長王秀江總結稱。

  短期來看,山西省化學工業協會副會長毛寶琪指出,發展亟待形成合力?!耙恢币詠?,山西煤化工產業多靠‘單打獨斗’,各企業埋頭做自己的項目,遲遲未形成規模效應。對此,需進一步整合全省資源,統一布局、統一管理。先‘統’起來、再做大做強?!?/p>

  崔軍也稱,山西現缺乏集中度高的大型煤化工園區,導致產業集約化程度長期不高?!霸诩夹g改造、產業升級,以及提高產品附加值的同時,面對來自其他煤化工大省,以及石油化工行業的內外競爭,規?;募盒鸥吒偁幜??!?/p>

  記者從山西省工信廳獲悉,“產業集群建設”已被作為當前重點。今年,山西將設立現代煤化工產業集群和焦化產業集群技改專項,安排6億元對集群項目重點支持?!袄L制山西現代煤化工產業集群圖,明晰集群分布情況,為產業布局規劃提供指導,逐步形成龍頭企業引領、產業協作配套、產業鏈條延伸、主導產品結構優化的優勢產業集群?!毕嚓P負責人稱。

  站在長遠角度,中國工程院院士、中科院大連化物所所長劉中民指出,山西發展煤化工產業,決不只是簡單的“就煤論煤”?!皟H靠‘煤’做文章,說到底仍處‘模仿’‘復制’的發展階段。而要實現能源革命目標,山西應該走一條清潔化發展的路徑。我認為,將煤化工產業與周邊的其他能源相結合,是未來出路所在?!?/p>

  以山西大同為例,劉中民進一步解釋,除煤炭資源外,當地光伏、風能等資源同樣豐富?!皢渭儼l展煤化工產業,無論通過何種途徑,始終會增加二氧化碳排放。而目前,能源清潔化已是國際趨勢,能源結構處于從高碳到低碳、無碳的過渡期。若能將原本條塊分割的能源形式相融合,利用可再生能源等補充煤化工之所缺,通過合理、優化的耦合技術制取油品、大宗化學品,未來可真正實現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發展?!?/p>


關鍵字:煤化工
相關推薦

自主高端裝備保駕護航煤化工

  6月20~21日,由榆林市發改委、煤化客主辦的2019第五屆中國(榆林)新型煤化工國際研討會在陜西榆林舉行。

2019-06-26     中國化工報

云南:磷化工基地強勢崛起

  經過50多年發展,云南目前基本形成了以磷化工為重點,以化肥生產為特色,以煤化工、鹽化工、生物化工為發展方向的產業格局

2019-06-26     中國化工報

高質量綠色發展成共識

  6月18~19日,由中國化工報社、中國化工產業發展研究院組織的中國煤化工產業氣體凈化專項調研組趕赴河南,走進中國平煤神馬集團京寶焦化有限公司、河南中鴻集團煤化有限公司、首山化工科技有限公司等企業,...

2019-06-26     中國化工報

現代煤化工宜作儲備審慎發展

  6月20~21日,2019第五屆中國(榆林)新型煤化工國際研討會在陜西榆林舉行,業內專家、企業代表圍繞煤化工技術進展及產業發展趨勢展開探討交流?,F代煤化工宜審慎發展成為各方共識。

2019-06-26     中國化工報

神木煤化工組織黨員開展紅色革命教育

6月24日,神木煤化工組織全體黨員到神木市天臺山“劉志丹同志東渡紀念館”和“賀家川鎮溫家川村紅色革命紀念館”開展紅色教育,緬懷革命先烈,體驗紅色精神,以實際行動接受黨性鍛煉和紅色精神洗禮。

神木煤化工與榆林職院簽訂校企合作協議

近日,神木煤化工黨委書記、董事長毛世強、副總經理張光瑞到榆林職業技術學院進行交流訪談,并簽訂了校企合作儀式。榆林職業技術學院副院長辛田、副院長白萬才出席簽約儀式。

优发手机版-优发手机版-官方信誉保证